手机版
扫描查看手机站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小说列表 >

都市修真邪少
分类: 都市 作者: 花好月圆
更新:2018-10-25 状态:连载中 字数:632万

简介: 步入红尘世俗中的叶凡,就像那高速公路上的拖拉机,想不拉风都难。 管你是垃圾还是巨人,统统踩在脚下! 英雄、狗熊,神仙、神棍,在叶大爷的面前,一概下跪! 千里遁移,世界由我做主,一对天眼,览尽天下群芳。

手机阅读

扫码在手机打开

小说试读

精彩章节试读

这顿饭吃得匆匆忙忙,尽管金师傅的拉面名不虚传,充满回忆和学院味道,但是气氛仍显得非常尴尬,不对劲。

“老板,结账!”李丝寒有些后悔和他们一起吃饭,本来要谈的事情,也搁浅了。

“我来我来……”陆清雨急忙拿包。

方俊逸也拉开皮包,在一大堆信用卡里头翻找。

啪!

一沓人民币甩在桌上,叶凡随手从中间抽出一张,夹着百元大钞扬起了手。

“我付。”叶凡笑呵呵欣赏着周围人的脸色,装13的感觉真爽啊。

李丝寒瞥瞥他那只随身纸袋,很是奇怪,这家伙什么时候发的财?

“丝寒,我先去开车。”方俊逸起身说道。

“噢,好。”李丝寒心不在焉应着,她越来越觉得叶凡有太多让她看不透的东西。

“方大海龟,眼睛不好使的话,记得要滴眼药水。”叶凡在后头扬声笑着说道。

“谢谢提醒。”方俊逸墨镜后的眼睛毒芒闪烁,右手紧紧捏住皮包,快步离去。

李丝寒愤怒的眼神瞪着叶凡:“你在干什么!”

“没干什么,你不知道他有眼病?”叶凡板着脸说道:“多关心关心老同学吧!”

“眼病?”

“是啊……红眼病加狗眼病,你说严重不严重?”叶凡接过找零,低头附在李丝寒耳边轻声说道:“会咬人的狗不叫,和这种变态相处,最好小心点。”

“变态?我看你才是变态!”李丝寒气得想要挥拳头,对着叶凡那张坏笑的脸,却只能冷哼两声扬长而去。

陆清雨望着她气鼓鼓的背影,低声念道:“叶大哥,丝寒姐她……你还不追?”

“追?为什么要追?”叶凡抬头看看天边阴云,一脸无所谓地说道:“是谁的就是谁的,给她筋斗云也跑不出五指山。”

陆清雨无语凝望,叹了口气。

叶凡左右张望了一下,问道:“小雨,这附近有花店吧?”

花店?陆清雨眸子里闪烁着异色,他要买花送给谁?

“有,马路对面的小巷就有。”

“瞧瞧去。”叶凡大手一挥。

天使情缘,很俗气的鲜花店。

“帅哥,买花送女朋友?”老板娘正跷着二郎腿嗑瓜子,看见顾客上门,顿时堆起职业笑容,主动介绍起来:“那,这一束,99朵粉玫瑰,天长地久,学生优惠价,只要699!”

叶凡摇头轻笑,抿着嘴看向陆清雨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我……太贵了!”陆清雨脸上露出了羞涩,他真的要买给自己么?要不要接受?

学生嘛,自然没钱,老板娘马上捧下另一束鲜花,笑吟吟说道:“白百合配红玫瑰,一心一意,一口价,299!”

叶凡不置可否,视线扫了一圈,却落在角落里的白菊上:“那个,包十支来。”

“你,你买白菊?”老板娘脑袋转不过弯来,陆清雨也从刚刚的羞怯中惊觉。

“有问题?不卖的话换下一家。”

“没,卖!当然卖……”蚊子腿也是肉啊,老板娘默默叹口气,包来十支白菊。

叶凡接过花,顺手从桌上取了张名片。

出了花店,陆清雨才问起来:“去哪里?”

“公墓。”叶凡沉声答道:“去看看他们。”

陆清雨身心剧震,想起八年前那段惨剧,孤儿院砖瓦墙下无辜死难的人,再看向叶凡的身影时,才发现他的脸已收起了笑容,一种挥之不去的伤痛在眼神深处浮现。

“叶大哥,我陪你去。”她果断决定,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天色有些阴暗了,到达墓地时,飘起了毛毛细雨。

清明刚过,空荡荡的墓园没有人烟,凭着记忆,叶凡向那一群寒酸的土堆走过去。

人生前有尊卑高低,死后的居所也分三六九等。

“小心点,松针扎脚。”叶凡拉着陆清雨的手,踩着枯草和松针,挨着坟头寻找,一排排逐个望去,终于,来到了那三座土坟前!

墓碑上老人的名字映入眼睛,叶凡噗通一声直直跪地,深深伏地叩首,再直起身时,竟已泪流满面!

养育之恩,无以为报,杀亲之仇,八年得偿!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陆清雨目睹他那悲壮的泪水,心灵深处感到了深深的震颤。原来,那玩世不恭与嬉笑怒骂的后头,隐藏着一颗拳拳滚烫的心,有血有肉有情!

“爷爷,我来看你们了!”叶凡掏出打火机,从纸袋里取出一摞摞钞票,在陆清雨震惊的注视下,一一点燃!

真钞烧做纸钱!

陆清雨没有阻止,紧紧抿着嘴唇,默默转过脸,擦了擦眼角流下的泪滴。

钱买不回人命,徐光福老人生前呕心沥血,舍不得多花一分钱。今日,就用这百万现钞为他祭奠!

“小六子,狗爬子,哥给你们烧钱花……”

一堆钞票化为灰烬,细雨轻风中,叶凡抹抹脸,磕了几个头,缓缓站起身。

陆清雨在三座坟前依次摆放上白菊,轻声祷念:“徐爷爷,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。”

雨丝打在菊瓣上,绽开的花蕊如同老人和蔼的笑脸,朴素,淳真。

“走吧……”随着一声长叹,叶凡胸中那口积郁许久的压抑悲气呼出来,神色稍稍一轻。

扶着陆清雨的手腕,两人踏着湿漉漉的草地蹒跚走向外头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停在了墓地外围。

“膀子甩开干,这雨下起来,老爷子的酒搀上水小心他半夜找你们麻烦。”一名青年正站在车旁,烟雾缭绕,催促着两个家伙搬东西。

叶凡不经意多瞧了一眼。

“翔哥,你咋不提两袋?”一个家伙抱怨道。

“靠,你见过带头大哥亲自跑堂?”青年夹着烟,高声训斥手下兄弟:“要做最牛逼的大哥,要先学会当最衰的小弟,少壮不努力只能开夏利,吃得苦中苦方能开路虎。喂喂喂,干活不要开小差,不要乱瞟美女……”

叫人家不要看美女,他那双色眼却落在陆清雨身上,夹烟的手指悬在嘴边,一副被勾了魂的猪哥表情。

“嗨……”等到人家走近了些,青年厚着脸皮挥手打招呼,一脸猥琐的笑:“美女也来上坟啊?”

不上坟谁来这里?叶凡笑了笑,扬声说道:“兄弟,搭个便车行不行?”

“木问题的啦!”黑衬衫青年甩了下额前那几缕长发,扭头吩咐道:“待会给美女留个雅座。”

两个小弟嘿嘿贱笑,暧昧不清的目光瞅着陆清雨那张清纯可人的脸蛋。

“叶大哥,咱们去路上打车吧。”陆清雨拉着叶凡的手低声说道,这伙人不三不四,一看就是社会青年,不是好人。

“嘿,美女,这里很难等到出租的!有缘一起来烧纸,不如共坐一辆车,哥几个马上就回,等着啊……”青年一脚踹在身边小弟屁股上:“蹄子撒快点,没瞧人家赶时间?”

看一眼陆清雨忧虑的神色,叶凡淡然笑了笑,说道:“不着急,小七,多给老爷子斟几杯二锅头。”

文章速递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52阅读苑 ALL Right severed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