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扫描查看手机站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济世医仙小说在线阅读

济世医仙小说在线阅读

小编:东城影/时间:2018-12-07 00:10:22

吃过晚饭,华枫回到自己的房间。关好门后,偷偷地将采来的草药拿出来,洗干净放在一边。由于没有药罐,只好用一个新的玻璃瓶代替。在读高中的时候,华枫经常做化学生物实验,所以,干起这些事情非常的熟悉。

《济世医仙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52阅读苑,关注后回复:济世医仙 或者书号2535 即可立即阅读全文!

点击复制

当华枫和弟弟华强从小华山回到家时,华枫看到爸妈已经从田里回来。

“爸妈,干完农活了吗?”

当华枫发现爸妈正瞄着自己手上的山草药时,华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“枫儿,你拿着草药干什么?你不会生病了吧?快要上大学了。”

枫妈就觉得奇怪了,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到山上采药呢?

“妈,你别担心,我没事,你们知道的,我喜欢学医,所以我采点要药回来研究。”

华枫说完,立刻跑回自己的房间。

“爸妈,对不起了,我已经骗了你们。以后再也不会骗你们了。”

躺在床上的华枫心想着。

吃过晚饭,华枫回到自己的房间。关好门后,偷偷地将采来的草药拿出来,洗干净放在一边。由于没有药罐,只好用一个新的玻璃瓶代替。

在读高中的时候,华枫经常做化学生物实验,所以,干起这些事情非常的熟悉。

将玻璃瓶架在三角架后,拿出酒精灯放在下面后,开始点燃。

二十分钟后,玻璃瓶的底部已经变得发黑。而里面已经开始沸腾起来,此时房里早已经充满了山草药的味道。

于是,华枫将酒精灯从玻璃瓶底下移开,用灯帽灭了火。

大功告成!虽然,没有真正的药罐,熬的药好,但是也不算什么。毕竟,华枫发高烧基本已经好了。所以,只要喝一点就行了。

喝完药,收拾好这些工具后。华枫坐在书椅上,借着外面的月光,静静地望着窗外的一切。

在月光的照射下,窗外面显得很幽静,很自然。家门前不远的小河正缓缓地向另一边流去,波光粼粼。

这里没有城市的汽车声;没有城市的贩卖声;这里只是偶尔听到小孩和狗声。

这里,没有争权夺利的高官;没有唯利是图的奸商;这里只有善良纯朴的农民。

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,和谐。

但是,这是人们所追求的生活吗?

不是,要不村长怎么要求,华枫走出农村,带领村民向致富的道路前进呢?

。。。。

晚上十点,华枫正想看书时,门外向起了敲门声。

“这么晚了,是谁找我呢?”

华枫心想着。

“枫儿,快开门,妈有事情找你。”

当华枫打开门后,发现除了自己的妈妈外,爸爸也站在门外。但是,里面还有一股淡淡的山草药的味道。

当自己的爸妈不解地看向自己时,华枫先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。

“呵呵,我,我刚才正做实验。”

枫妈拉着华枫到旁边的床边坐着,而枫爸走到那唯一的一张椅子旁,坐下后,从裤装袋拿出手卷的土烟,用火点着后,慢慢的吸起来。那浓浓的白烟向上慢慢的升起。

但是,当华枫看向自己的爸爸时,他那张脸看起来显得苍老了许多,头上增添了许多白发。

爸抽的不是烟,是辛酸!

看着自己的爸爸那么严肃的样子,华枫以为爸爸有很重要的话要对自己说。

“华枫,还有几天你就要去上海上大学了。”

“爸,是的,今天已经是二十五号,还有六天要去学校了。”

“哎,咱们家穷,没什么给你,你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。但是,爸虽然没有读多少书,我也知道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。其他我不说了,这是给你买火车票的钱。”

枫爸说完,从口袋里拿出一折的钱。看过去,都是一些零钱。

华枫每当看到自己的爸爸拿出那些零钱时,都有哭的冲动。那些城里的孩子那里知道,他们,她们,吃一次麦当劳,可能是农民一个月的经济来源。

而枫爸拿出的那些零钱,都是华枫爸妈从田地辛辛苦苦干活,省吃俭用得来的。

枫爸将钱给了华枫后,就走出华枫的房间了。

华枫将零钱放好后,坐在妈妈的旁边,看着一脸慈爱的妈妈。华枫很想回到小时候,受到委屈后,可以尽情在妈妈的怀里哭诉。

可是,随着年龄的增长,与妈妈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少,更不用说其它的。

可是,很多人不明白,其实,不管在那,自己的妈妈都会在默默地关心你。

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!

可是,当你明白的时候,你可能已经后悔了。

“妈,你累了一天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“昨天,你出去回来后,我就发现你有些不同,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,告诉妈妈,让妈给你分担。”

“妈,我,我。”

华枫一听完,就想起和庄晓丽分手的情形,眼泪禁不住就留了出来。这两天,华枫都很想找一个人来听自己的倾诉。

可是,能找谁呢?

自己的弟弟,妹妹,还小,和弟弟妹妹说,弟弟妹妹都不明白,就像华枫在山上对华强说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,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,却不能在一起。”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哥哥说,华枫能和弟弟妹妹说吗?

说起来,华枫觉得自己做人有时真的很失败,在这十八年中,居然没有一个同性要好的朋友,异性朋友在这之前除离去的庄晓丽,在脑海中,几乎找不到一个。而那些所谓的同学,除了见面打个招呼,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情。

你说,华枫能和一个相当于陌生人去倾诉内心的委屈吗?

不能。

自己的爸妈可以,可是,华枫并不想爸妈过多为自己的事情而去担心。

可是,现在,华枫的妈妈却早已经发现华枫的委屈。自己的妈妈都这样说,还有什么不能对她去倾诉呢?

“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你在那里,你都是我的好孩子。枫儿,你内心有什么苦,有什么委屈,你就向妈说出来吧。”

“妈,女朋友和我分手了。。。”。

华枫从遇到庄晓丽起,在妈面前倾诉与庄晓丽的点点滴滴,一直说到,昨天,庄晓丽通知自己到学校见面,然后告诉自己要和市委公子结婚。

华枫不明白,是庄晓丽一直以来都是骗自己,还是因为自己和她门不当户不对。华枫内心的不甘,是因为自己一直付出,可最后别人只是说声谢谢。

“呵呵,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哥哥!“可是为什么一开始要给自己机会!!

而且自己早已经向庄晓丽的父亲发誓,只要给他五年的时间。可是,华枫发现为了庄晓丽,连北大都放弃了,现在自己还能为她干什么,还能为她干什么。

华枫不知道,也不需要了,因为他认为庄晓丽已经和青梅竹马的市委公子幸福去了。

“枫儿,你确定她真的和你分手了。”

以枫妈过来人的角度看,那个女孩子不可能和华枫分手的。

“确定。因为她都已经戴上戒指了。”

“枫儿,不管怎样,那个女孩子离开你,她将来都会后悔。枫儿,你听妈妈说,你这么优秀,将来一定会遇到一个更好的女孩子的。好好睡一觉,明天醒来了就没事了(骗人)。”

夜已深,华枫等自己的妈妈回去睡觉后,华枫觉得自己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。

有人说,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位女人在默默地支持,那人就是他的妻子。其实,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还有一位女人在默默地支持,那人就是他的母亲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二天,当华枫起来时,已经是中午。可能是华枫的妈妈已经告诉其他人,不用去叫华枫,让他好好休息。

华枫独自吃完午饭,回到房间研究古医书。然后对着人体每个穴位点进行研究;什么是百会穴位;什么是金门穴位;什么是哑门穴位。。。,华枫都仔细的研究确认。甚至自从昨天用针灸治好高烧后,华枫觉得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大。

华枫按照医书上的经脉图,用银针插入穴位点,当然,有些危险的穴位,华枫不敢碰,比如特殊的穴位,碰了可能会死。

在这几天,华枫都留在房间研究中医的各种药方及研究针灸。本来,看着自己爸妈辛苦耕作的样子,华枫也想帮帮自己的父母,可是都不让华枫,只要华枫在家好好休息就行了。

华枫爸爸这几天特别愁苦,华枫的学费是五千元,但是加上生活费,至少得八千人民币。华枫爸爸本来以为,可以申请贷学金,可是一连走了几天,银行都没有一个确定的答复。刚开始,银行要华枫的通知书复印件,华枫爸爸拿去给银行了。第二天,银行要当地政府证明复印件,华枫爸爸又拿去给银行了。可是,第二天,银行要求华枫爸爸要有一个具有能力担保人,而所谓的能够成为担保人的条件是,在银行至少有存款一万元,或者至少镇政府的官员。

可是,华枫爸爸自己都不知道上那里找存款一万元以上的担保人,而至于所谓镇政府的官员,更不用说,因为他只认识村长,而又不属于所谓镇政府的官员。

这能怪银行吗?

不知道,因为银行由于以前就贷学金贷给学生后,可是等学生毕业后,大部分的大学毕业生却不去银行还贷学金。可想而知,银行为什么要这样做了。

唉!华枫爸爸很发愁,就算拿出家里所有的家产,也不过三四千元。但是,就算华枫爸爸卖血,他也一样让华枫去上大学。因为在不但是华枫的希望,也是全家人,甚至是全村人的梦想。

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日晚上,华枫爸爸发愁地坐在门口不停的吸着土烟。华枫爸爸决定如果明天上午银行还不贷款,他就偷偷去私人诊所卖血。毕竟在那里可以偷偷地卖血,而且也是来钱最快的方法。

正当华枫爸爸做出决定时,不远处就响起村长的声音。

“枫爸,坐在这干啥?银行给华枫贷款了没?”

“唉!”

华枫爸爸叹了口气,然后摇摇头。

当村长坐在华枫爸爸旁边时,华枫爸爸给村长一支土烟,然后帮村长点燃后,在一边想着明天如何早起去卖血换钱。

等村长吸完土烟,从口袋里拿出一包方方正正的东西后,递给华枫爸爸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华枫爸爸抬头看着一边的村长。

“你自己看看。”

村长笑着说。

当华枫爸爸打开包装袋时,看到里面都是一张张一百元的人民币,华枫爸爸有点发呆。

“这。。。”

“你哪来的?”

“都是今天早上村民给的。里面一共是一万元,刚开始,有很多的是零钱,我知道华枫到大城市后,都是零钱,不方便,所以我上银行把零钱换成成百元了。”

“村长,我怎么能要村民这么多的钱。你拿回去给村民吧!”

“这不是我的钱,也不是给你的,是给华枫的,华枫是我们全村的希望,他将来可要带领全村人致富。”

村长说完,就走出了华枫家。

其实,这里面,村长独自将家里的两千元都拿出来给华枫了,他从到长三角打工的年轻人了解的,上海的消费水平比村里高得多了。

当华枫爸爸上到华枫房间时,华枫正在收拾东西,准备明天上午离开家,前往上海,毕竟火车票还没有买好。对于学费问题,他也想过。但是,自己的爸爸已经告诉他不用担心。

华枫没有关门,所以华枫爸爸一进入华枫的房间时,就看见华枫在收拾东西。

“华枫,先别忙着。”

“爸,什么事?”

“给你。”

华枫爸爸将那袋钱递过去。

“爸,这是什么?”

“钱,一万元。”

“你在那借的。”

“都是村民的钱,记得你出去你后,你不但代表你自己,你还是代表马安村的。”

华枫爸爸说完,走出了房间。

华枫手里紧紧地抓住手中的钱,望着窗外,紧紧握着拳头,默默地在心中发誓,将来一定要带领村民富裕起来。

等华枫收拾完东西时,已经是晚上九点三十分。其实也没什么,就一件外套,两件毛衣,几本书,昨天妈妈买的两套新衣服外,至于其它,大学都会发新的。

正当华枫静下心来计划以后的事情时,外面响起了那个管理固定电话老伯的声音。

“枫仔,听电话,有人说找你。”

其实,现在华枫听到这句话说还真有点害怕。

“是谁呢?这么晚了还有人打电话。”

华枫家里每个人都在想。

华枫快速的跑到电话亭,拿起电话。

“你好,我是华枫,请问谁找我。”

“你好,华先生。我是晓丽的未婚夫池凡,你还记得我吗?。”

“记得,有什么事情吗?池先生。”

“是这样的。我知道,华先生的父亲给你贷款,银行没同意。现在我可以帮你交学费,或者可以给你当担保人,你知道的,凭借我父亲的关系。”

“不用了,谢谢你的好心。如果没什么事情,我断了。”

“华先生,如果你需要,明天可以到一中,我会在那里等你的。”

华枫回到家时,爸爸妈妈虽然发现他脸色有点不对劲,但是也什么。

华枫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想着刚才的电话。

“这算什么,算赔偿,还是看不起我。”

华枫知道自己今晚是睡不着觉了,所以起来看窗外的风景。

而在另一边,同样有一个人睡不着觉。

刚才庄晓丽的堂弟给华枫打电话的时候,庄晓丽就在旁边。当听到华枫的声音时,她就想哭了。但是她尽力用手捂住嘴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虽然在通电话的过程中,华枫说话说尽力掩盖着,但是庄晓丽听得出,华枫对她的绝望,那种对被爱人背叛的无奈。

庄晓丽觉得自己很苦,忍得很苦。很想亲自去见他,帮他,又不能够。

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?难道这就是天意吗?

这一个都月,她都在偷偷地关注华枫的事情。前几天,她知道华枫爸爸为华枫的学费在不停地奔波。

这三年,华枫的家庭状况早已经了解。本来想和华枫一起上学,然后帮华枫交学费的。没想到,自己的了绝症。

庄晓丽很矛盾,想来想去,想通过以“未婚夫”的名誉来帮助华枫,没想到的是华枫想都没想,就拒绝了。

“难道他解决学费问题了?”

坐在窗边庄晓丽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,心想着。

《济世医仙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52阅读苑,关注后回复:济世医仙 或者书号2535 即可立即阅读全文!

点击复制

最新资讯
热销榜
1念你成殇

尘墨 |穿越

四年前,我被初恋男友送上别人的床,受尽屈辱。四年后,我的丈夫再次背叛,心灰意冷之时,却与他再次重逢。当年的春风一度,如今能否融我心底万年冰霜??.....

查看更多
最新小说
更多
小说合集
更多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52阅读苑 ALL Right severed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